当前位置:主页 > www.8989266.com > 原来这三部纪录片才是是枝裕和的原点!

原来这三部纪录片才是是枝裕和的原点!

文章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19-08-02 / 点击:

  在不久前闭幕的第71届戛纳电影节中,日本电影导演是枝裕和凭借《小偷家族》斩获金棕榈奖。一夜之间,是枝裕和的名字出现在了各大媒体的报道版面之中,这位说话声音小小的导演,开始脱去「小众」的标签,走入大众的视线内。是枝裕和的电影主题总是离不开家庭、小孩还有死亡这三个元素。用不紧不慢的节奏,将那些看似平淡的生活故事凝练成一部让人过目不忘的电影。

  近日,东京映画频道重新修复了是枝裕和在早期作为纪录片导演拍摄的《如果...在福祉被舍弃的年代》《另一种教育》和《没有他的八月天》三部纪录片,并将其整理重新播映。三部影片全部聚焦于当时社会的热点话题。不同于电影可以依靠脚本虚构编写出一个完整且梦幻的故事,纪录片仅仅是记录社会或是个人的真实样态,人情冷暖与人间生死,是枝裕和用他的方式为我们呈现。

  24岁刚刚从早稻田大学文学部毕业的是枝裕和,进入到一家纪录片制作公司。但因为不善交际、是枝与公司上司出了矛盾,还在年轻气盛的他开始拒绝上班,把自己闷在家里写起了剧本。这部剧本就是日后让他在戛纳初展拳脚的《无人知晓》。可是,从剧本到电影,是枝裕和整整花了15年。

  《无人知晓》取自社会真实事件,纪录片导演出身的是枝裕和,在之后走上电影之路后,也保留了这样的基因,2001年的《距离》间接与当年社会热点的奥姆真理教事件相连,而新作《小偷家族》也取材自社会真实事件。

  在经历了种种之后,28岁的是枝终于得到机会拍摄自己的第一部纪录片,《如果...在福祉被舍弃的年代》。1991年,这部纪录片在富士电视台的深夜节目《NONFIX》中放送,片长47分钟,也是因为这部纪录片才让是枝重拾信心,开始发现「拍摄或许是件有趣的事情」。

  故事由1991年日本厚生劳动省重要官员山内丰德的自杀事件展开。山内丰德因当时的「日本水俣病公害事件」而自杀。是枝裕和将镜头对准了他和另一位同年自杀身亡的普通人,原岛信子。原岛信子因不能领取社保,身患重病无法医治,选择自杀,享年46岁。是枝裕和穿插讲述了两个人一生的经历,不同的身份,他们却选择了同样的归路。

  山内丰德和原岛信子都出生在二战期间,两人的父母都在战争中去世。山内从小成绩优秀,考入东京大学法学部。在毕业后山内选择进入了专注社会福利保障的厚生劳动省。

  镜头转向原岛信子,高中一年级时原岛信子选择了退学,从18岁到35岁,她一直在银座从事着陪酒女郎的工作,她的梦想是拥有一间自己的酒吧。

  山内进入厚生省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解决水俣病人群的救治问题。水俣病是因长期食用和饮用含有汞元素的水资源而引起的神经中枢性疾病。据97年官方统计,水俣病一共造成12615名受害者,1246人因病死亡。

  同时,当时的中曾根首相开始推进社会福保适当化计划,号召人们自己劳动,减少社保人群。这项法案与山内的想法背道而驰,但他还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救助别人。

  可水俣病无疑是一个难题,一担同意山内的想法,政府将面对大量的抚恤金,甚至还牵扯到国际问题。山内背负着全体患者的期待,一人承担着政府给予的全部的压力。最后,只凭山内一人还是无法改变局势,在自杀的3小时前他给妻子打了一通电话:

  福保适当化计划被顺利推行,社保人群数量不断被缩减。与此同时,原岛突患重病,不得不辞去工作。失去经济来源的的她没钱治病,更没钱交房租。

  关于原岛当时的真实状况,我们无从了解,原岛曾在死前给自己所居住的东京荒川区役所打过一通电话,这通电话并没有被接通,只是留下了原岛的电话录音。录音中,原岛的声音一直在颤抖,甚至还带着哭腔。

  「在社保办事窗口,一次一位工作人员在听完我的情况后说『你原来是陪酒女郎,每个月赚几百万不是问题吧?社会保障你并不需要。』拒绝接受我的申请材料。」

  故事在这里结束,这是是枝裕和的第一部作品,影片的标题《如果》来自于山内丰德生前写的一首诗。山内丰德在还曾用笔名在报纸上连载文章披露日本福祉问题和相关政府机构的内幕。他做了许多,只是一个人毕竟有太多的无能为力。

  这部影片纪录了日本长野县伊那小学校春组小朋友们的生活。纪录片由是枝自己独立完成。分期贷款两年,是枝买了一台45万日元的摄影机,每天从公司下班后,是枝就坐夜行巴士去往长野县的小学校拍摄,整个纪录片从构思到拍摄,前前后后一共用了三年的时间,纪录片中的小朋友也从一年级升到了三年级。

  伊那小学校在学生教育中十分重视实践教育。他们让每个班级的学生领养一只动物,从为动物搭建小屋,到计算饲料费用,再到照顾动物的日常,伊那小学校的教学方式在当时的日本教育界引起了很大的讨论。

  是枝拍摄的春组小朋友们,从农舍领养了一只名叫Lola的小母牛,在孩子和小牛日常相处的点滴之中,我们看到了温情,也看到了教育的另一种可能性。

  平田丰是日本第一位公开宣布自己因同性性行为而感染艾滋病的人,无论是同志问题还是艾滋,这在93年的日本都引起很大轰动。是枝陪伴并记录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两年。

  平田被医生告知只剩下两年的寿命,他选择了平淡接受。在影片的前半段平田经常和是枝讲解自己对于同性爱、疾病,生死的看法,但是渐渐因为病情加重,平田失去了视力,他开始变得焦躁,觉得孤独,无时无刻不需要别人陪在他的身边。

  在日常生活中,谈到死亡时,我们或许还可以轻描淡写的抒发自己的见解。可当一个人真实的面对自己的死期时,便不会再有那么从容。

  平田在面对自己将近的死期时,他表现出恐惧、挣扎、彷徨,这些全都是我们作为人类的真实反映,跑狗论坛高手解玄,所有人都会畏惧自己的死亡。影片的后半部变更了摄影团队,想必作为记录者的他们也无法承受这份真实的死亡。

  平田说过自己最想做的事,是在夏天再回一次自己的老家,去海边最后玩一次。很可惜他没有等到这个八月。

  这几部作品,在画质上都稍显粗糙,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去理解体会影片的内容。回忆起自己的纪录片导演时光,是枝说他觉得所有的纪录片导演都是恶人。

  「在拍摄纪录片的过程中,作为纪录者的人不断的在挖掘着被纪录者的故事,作为导演,我明白纪录片一定会有伤害被纪录者个人的可能性,可是,拍摄是我的工作,在做纪录片的时候我经常挣扎在这种伦理观之中。」



Power by DedeCms